【精明的风水师】【作者:KISS】【共四十七卷

你的支持是我的动力,请点击右边的
  第一卷第一章冷艳的师母

    三年前,我跟了一位师父学五行术,除了风水之外,也学了一些批命之类的相术。许多学生在一年内,便学成出山了,而我一学便三年,并不是我天资差,而是我故意继续留在师父家里,目的是为了接近艳丽诱人的师母。

  师母是一名会计师,今年二十八岁,瓜子脸孔,留着长长的秀发。当师母穿起紧身衣是最迷人,苗条的曲线和胸前一对高挺的双峰,透过晶莹洁白的皮肤,散发出一种高贵的气质。

  偶尔从师母的手袖或衣领的空隙,我能窥见师母胸前一对充满震荡力的乳球。

  我很佩服师父娶到师母这样性感且高贵的女人,我花了三年的时间,不停的探究,师父用什么法术去征服师母?

  毕竟师父整整大师母二十岁,如果说师父单靠相貌取得师母的垂爱,打死我也不会相信。

  经过三年的磨练,我从学生的身分,变成师父的左右手,算是入门弟子之类的,可能师父膝下无子女的关系,所以把我当成亲生儿子一样看待,使我学到很多其他学生学不到的东西,有时候师父带我一同出门看风水,还偶尔会向外界的人说,我是他的干儿子。

  “龙生,我现在要出去看风水,等会陈老板会送钱过来,你帮我收下,顺便替他对照一下八字,选个吉日给他新公司做开张之用。”师父说。

  “师父,好的,等陈老板来了之后,我才回家,您安心去看风水吧!”我说。

  “嗯,师父出去了。”师父如往常一般很放心的让我代他接待客人。

  独自一人坐在厅里等着陈老板,这时候听到房间传来开门的声音,我知道师母睡午觉醒了。

  “龙生,怎么只留下你一人?”师母伸了一个懒腰说。

  “师母,师父出去看风水,他要我等陈老板来帮他做点事。”我说。

  “嗯  ”师母懒洋洋的应了一声,举高双手,胸部向前一挺,再次伸了个懒腰。

  当师母挺起胸部的时候,我发现师母穿着薄丝的睡衣,浮现两粒若隐若现的嫩豆在衣外,原来里头是真空。我的眼睛被师母浑美的胸脯牵引着,而下体的命根子,不知不觉中也兴奋的高高举起。

  “好大、好挺的饱乳呀!”内心不禁赞了一句。

  师母发觉自己的丑态,双手马上遮掩薄衣外露出的嫩豆,脸红的急步走进浴室。我的脸也发烫,马上用手遮掩自己挺起的巨龙,我第一次被女人盯着巨龙,感觉很难为情,何况对方还是我所钟爱的师母!

  幸好师母进去浴室冲凉,让我有一段时间可以压抑体内的欲火,可是当我听见浴室花洒的水声,欲火不但无法压抑,反而引起了偷窥之念。

  淫邪的心,往往战胜一切!

  带着紧张的心情,放轻脚步声,走到浴室隔壁的厕所,轻轻放下马桶盖,小心翼翼的踏上去,然后慢慢把头移到隔壁的浴室,从高而下的窥视浴室里的春光。

  一望之下,差点兴奋的叫了出来。

  我终于看见师母的裸体,一对三十六C的竹笋型雪球,虽然铺上一层肥皂沫,却掩饰不了雪球的美态。

  两粒嫩红的小豆,在师母嫩手的掌下揉搓,挺起娇艳的一面。光滑的小腹,沿下是一片黑茸茸的蜜桃,想不到文静的师母,下体的毛发会如此的浓密。

  心想女人下体的毛发浓密,代表性欲强,莫非文静的师母在床上很淫荡?想到这里,体内的欲火如浪花,澎湃的一浪接一浪涌上脑门  师母悄悄张开双腿,玉指轻轻翻开两边花瓣,用一种液体涂在蜜桃隙缝中,将花瓣翻来翻去细心的清洗,偶尔会把手指插入娇嫩的蜜桃洞。

  最难受是看见师母的玉指,插入蜜桃洞清洗的一刻,她的眼睛总是闭上,且摆出一种诱惑的神态,看了这一幕,内心激起强烈的兴奋感,却也带来一种紧张的惧怕,呼吸也变得急促。

  紧张的我受不了师母所呈现香艳刺激的一幕,差点从马桶上滑了下来。

  眼看师母就快冲好凉了,我飞身回到沙发上假装看着报纸。

  我的心跳仍未平伏,还是紧张急促的跃动着。

  师母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,我发现她的眼睛不停瞪望着我,也许是我作贼心虚的关系,总是感觉师母的眼神在指责我偷窥的恶行。

  师母走进房间后,我立刻转身走进浴室,往洗衣蓝里翻找师母的内裤,皇天不负有心人,终于让我找到师母那条香艳且性感的通花小内裤。

  摸着师母刚从胯间脱下的小内裤,体内的欲火已经按捺不住。全身发热的我马上拾起内裤,送上鼻子一嗅,体内的欲火更加猛烈,巨龙也兴奋的高高挺起,此刻我再也镇压不住欲念的冲动,匆匆拉下拉炼,掏出滚烫火热的巨龙,七寸大的巨龙,一柱朝天的挺着,而粗大的肉冠更目无一切的昂首示威。

  “嗯  幸好内裤还留下师母胯间的味道  真香  ”我自言自语的说。

  我兴奋把师母的内裤套在巨龙上,感觉我的肉冠就像碰在师母的蜜桃上,内心无比的兴奋,忍不住用手捉着巨龙,开始急促的套动,脑海里不停想着师母赤裸裸的身体、想着师母用手指插入蜜桃清洗的情形。极度的兴奋下,终于忍不住把体内的一股浓烈,全部射在师母的内裤上。

  兴奋过后,才醒觉师母的内裤沾上我的体液,一惊之下,马上用水冲洗,我想万一师母发现原本干干的内裤变成湿答答的内裤,她会怎么想呢?

  在浴室急如热锅上的蚂蚁的我,正不知所措的时候,突然听到脚步声。

  “龙生,你在浴室吗?”师母敲着浴室的门说。

  “师母,是我呀!有什么事吗?”我无奈的回应一声。

  “龙生,你在浴室做什么?”师母问。

  我从没试过在师父家里冲过凉,这个问题不知道该怎样回答?

  “师母,我进来洗洗脸。”我牵强的找个理由回答。

  “龙生,你好了吗?师母要拿发夹。”师母说。

  “师母,我就出来了。”我说。

  无计可施之下,我唯有将师母的内裤藏在洗衣蓝底,希望师母不会发现了。

  我开门走出浴室,师母见我出来后,闪电般的溜进浴室里。

  当师母走出浴室的时候,她的一对眼睛死死的盯着我,眼神充满愤怒,一句话也没说便走进了房间。我急忙翻找洗衣蓝,发现那条内裤已经不翼而飞,我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大错,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!

  “我该向师母道歉吗?还是当没事情发生过好呢?”我自言自语的说。

  最后,我决定向师母道歉,免得她向师父投诉,而把事情变得严重化。

 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师母的房间。

  “师母,龙生有事想和您说,您可以开开门吗?”我说。

  “有什么事?快说!”师母开门后,冷淡的语气说。

  “师母,龙生是向您道歉,希望您能原谅我侵犯您的内裤,对不起!我恳求您别把此事告诉师父,好吗?”我小声的说。

  “砰!”师母听了我的话,脸色一沉,大力的把门关上。

  我从未见过师母发这么大的脾气,以往师母总是挂在脸上的和蔼可亲,现在竟然全部消失,看来师母是不接受我的道歉了。

  我不想再让师母生气,等她的气消了再说吧!

  我仔细的想,这样下去始终不是办法,何况我又不是师父的儿子,怎么说都是外人一个,我应该好好为自己前途着想。

  正在熟思的时候,门铃突然响了!

  “陈老板,请进来坐吧!”开门看见是陈老板来了。

  我和陈老板在师父的办公室坐下后,陈老板马上递了一张支票给我,一看之下竟然是三万元,怎么数目会如此之大呢?

  “陈老板,您没写错吧?”我问。

[ 此帖被瑾年丶琪在2015-08-26 17:46重新编辑 ]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栏目: 长篇连载 
阅读次数: 886
© 2018 爱萝莉 - 亚洲最强在线美女视频站-成人在线视频首选,淘你喜欢! 管理员邮箱:3295319197@qq.com